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超品漁夫 線上看-第三千五百九十八章 收血魔教堂分享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生命在这一刻如是如此脆弱,率前冲出来的一些人,撞进大裂谷,已经浑身血淋淋的,像被收割的野草一般,被虚空乱流收割生命。
放眼望去,大裂谷纵横交错,席卷回荡的虚空乱流,在无情的切割、吞噬着生命,简直就是一片生命的禁区。
然而,他们还有退路吗?
不存在的!
被困在血魔教堂中的那个诡异山谷中,他们所有的底牌都耗空了,能吃的都吃光了,再耗下去,就只能吃人了……也许,有些人已经猎杀过一些落单的人,当食物吃掉了!
回,是肯定不能回去了!
逃出来的这些人,宁可冲进虚空乱流狂卷的大裂谷,搏那万一的生机,也不愿再回黑雾区域,重入血魔教堂。
而事实上……他们想回血魔教堂,也不可能了!
殷东跟秋莹是最后一批出来的,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打算把教堂整个收进了殷东的涡墟世界里。
事实上,被困的人能离开那个诡异的小山谷,就是因为殷东破开了祭坛,把残破祭坛连同石碑一起收进了涡墟世界。
他现在打算收走血魔教堂,再尝试在涡墟世界的深处,重新构建一座通往星空战场的通道。
或许,能通过星空战场的通道,回归蓝星……吧?
殷东的心头一时火热,眼里闪着希望之色。
他伸出手,按在血魔教堂的外墙上,无数的噬血树枝条,随着世界之力一起覆盖在教堂上,意念一动,轻喝道:“收!”
轰隆隆……
血魔教堂震荡起来,整个残破的教堂的根基都在摇头,被拔起来,一点点收进了殷东的涡墟世界里。
“你……竟然把血魔教堂收走了?”
忽然,旁边的石柱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月玲珑的身影随之从石柱中转了出来,看向殷东的眼神无比炽热。
这一刻,月玲珑又在心里吐槽本尊……真是有眼无珠的蠢货啊,竟然选鱼目丢弃了珍珠,毁了跟殷东的婚约,让秋莹拣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殷东朝月玲珑看了一眼,目光略作停留,又朝她身后的黑暗看去:“安玉棠,不要试图抢夺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不想杀圣门弟子。”
永远娘 胧
是不想杀,而不是一定不杀!
安玉棠从石柱后转出来,神情复杂的看向殷东,沉声道:“血魔教堂关系到了整个放逐之地,跟外界的连接通道,你直接收走了血魔教堂,不好吧?”
殷东淡淡的问:“你是在提醒我,应该杀人灭口,彻底消除走漏风声的隐患吗?”
“……”
安玉棠语滞,一时间不知道说啥了。
同时,一股致命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让她有个直觉,现在殷东被引动的杀机,一旦她的话说错了,真有可能被他杀掉。
红草物语
“你,终归是圣门弟子,也是道士师伯的弟子,相信你能离开放逐之地,也不至于不能圣门一个离开这个囚笼的机会,对吧?”
安玉棠的语气,不由自主的放软和了,带着一股小心翼翼又不无哀求的意味。
大汉夜郎歌
殷东不为所动,淡然说:“圣门的人,一定更乐意掌控主动权,而不是被动的等待我给予的一个离开的机会。所以,杀掉你们,以绝后患,才是明智的选择。”
安玉棠后悔了,她刚才就不该让月玲珑现身,惊动殷东的……不过,月玲珑现身,也不是她的意思,而是月玲珑的自主行为,她只是没有强行制止罢了!
那么,月玲珑为什么要主动现身?
一瞬间,安玉棠心头一动,看着月玲珑的眼神阴沉无比,这个被控魔环控制的血魔不老实,想借刀杀人,让殷东杀了自己!
“贱人,你敢阴我?!”安玉棠怒斥。
“呵呵……”阴惨惨的笑声,从月玲珑嘴里发出,听得人很不舒服,有一种阴寒气息随着笑声传开,寒气袭人。
她的眼睛也红了,像两盏通红的灯泡,散发的精神波动透着一股子阴冷,朝四周散去,寒意彻骨。
蝙蝠侠与异种
安玉棠都冒冷汗了,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惊呼:“你不是月玲珑!”
月玲珑呵呵的笑,就像是从无底深渊中传出来的笑声,透着诡异,“我当然不是月玲珑,我是血魔呀,安疯子,你不是给我用了控魔环吗?”
“不,你不是月玲珑融合的魔种,是降临的血魔,是外界降临的……你,你是藏在骸骨中的真正血魔……你……”
安玉棠的声音透着惊骇与不可置信,嗓音里也不是本尊的,而是一种沙哑艰涩的声音,像是一个极为苍桑的老古董。
啪!
套在月玲珑颈间的控魔环,发出一声炸裂的微响,直接炸了。
月玲珑舒展了一下身体,神情愉悦的说:“多谢你了控魔环了,要不然,我这个苟延残喘的残魂,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解决身体里融合了魔种的灵魂本体,完完整整的拥有这一个年轻的身体啊!”
安玉棠“噗”的喷了一口血,洒落在胸前,以及手臂上,仿佛黑暗中绽放的一朵朵血色花朵。
黑暗中视物不受影响的殷东,朝安玉棠瞥了一眼,又移向月玲珑,饶有兴味的打量这个又换了芯子的女人。
对于血魔的气息,殷东还是很熟悉的,意念一动,幻化出了一道伟岸的身影……那一轮血日中的倒霉蛋的身影。
“见过这个家伙吗?”殷东问道。
深海 主宰
月玲珑的瞳孔陡然一缩,光洁的脑门都冒冷汗了,感到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你……你在哪里碰见过……过……”
她结巴了半天,都没说出个那家伙的名字,但这也让殷东惊到了。
“卧槽!你还真认识啊,看来那个倒霉蛋是血魔中的一条大鱼?”殷东目光闪动,也不禁心头一动。
初入放逐之地时,他没有撞进了那一轮血日中,搞残了那个倒霉蛋,又趁其夺舍老狮子时,直接将其灭杀,后果会怎样?
啧,真要是等那家伙顺利降临放逐之地,直接出世,怕不是就能在放逐之地掀起一场毁灭性的血魔之灾了?
殷东忽然觉得,他还真可以算是放逐之地的救世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