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神鵲-120.各有打算看書

神鵲
小說推薦神鵲神鹊
120.各有打算
两天后,小斌出院了。一般来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小斌本来不可能这么快就出院,但是呢,玉洁不忍心弟弟受苦,就悄悄给他喂了“无恙丸”。于是,小斌活蹦乱跳地回家了。医生对此大感惊奇,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认为小斌的体质异于常人,恢复得快。
小斌这里一出院,蒋振武就知道了,结果麻烦来了。蒋振武认为小斌伤的不重,而自己却被小斌打成了轻伤害,于是提出要兰家赔偿十万元的要求。
本来,根据调查,派出所认为这是一般的斗殴事件,但在蒋振武提出索赔要求后,派出所的说法也变了,说小斌确实对蒋振武造成了轻伤害,只是鉴于小斌未成年,不予处罚,但支持蒋振武的索赔要求。
兰家得知这个结果后,顿时懵了。兰庆福不会说话,只是唉声叹气:“咋能这样?咋能这样?”
田花花气的,“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说着就要去派出所。
兰玉洁拦住母亲,说:“妈,我去问问,看咋回事。”带着老k去了派出所。
接待兰玉洁的是派出所所长梁育才。梁育才见了兰玉洁先是被兰玉洁的美貌震了一下,内心有点蠢蠢欲动,后来听说兰玉洁是为弟弟兰玉斌讨说法来的,暗叹一声“可惜了!”对兰玉洁的疑问,梁育才一脸严肃地回答道:“这件事,你弟弟对蒋振武造成了轻伤害,要不是他年龄不够,把他拘留都是可以的。我劝你们还是答应蒋振武的要求,不然的话,蒋振武可能要去法院起诉你弟弟。你们看着办吧。”说完这些威胁的话就把兰玉洁打发了。
兰玉洁不善与人争执,心里郁闷,怏怏不乐地走出派出所。老k这些天一直没帮上什么忙,虽然觉得派出所的决定不对,但这种事他也没有办法,他的职责是保护兰玉洁,如果兰玉洁要他去把蒋振武弄一下,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但兰玉洁没发话,他什么也不敢做。此时,老k 见到兰玉洁为难的表情,大着胆子说道:“兰总,要不我和猴子把那小子打一顿,给您出一口气。”
兰玉洁初一听,有点心动,想了想却摇摇头,“算了,我问问扬子哥。”
老k一听,立马闭嘴了。周大夫可是自己的老大的老大,自己可够不着给人家出主意。
他们的车停在派出所门口,两人上了车,老k正要发动车子时,一个警察快步走了出来,经过车旁时往车窗里扔了个纸团,对着兰玉洁一笑,转身走了。这个警察兰玉洁见过,就是事发那天来的两个警察之一,小李。
老k捡起纸团展开看了,骂道,“c他娘,原来是这样!”递给兰玉洁,“兰总,您看。”
兰玉洁接过来看,上面就一句话:“蒋振武的舅舅是县公安局副局长。”
在家里心急烦躁地等待的田花花见兰玉洁回来了,急忙上前问:“玉洁,警察咋说的?”
兰玉洁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语气淡淡地说:“爸、妈,那个蒋振武在县里有人,公安局的副局长是他舅舅。”
“啊?那、那可咋办?”田花花顿时慌了。没办法,华夏的老百姓自古以来就怕官。虽然觉得派出所的处理不公平,但事出有因,人家说你有理你就有理;说你没理,你还能怎么着?
“要不、要不就算了。”兰庆福一脸颓丧地低声说了一句。
“咋能算了呢?十万块呢!”田花花抢了一句,脸色涨红,又补了一句:“我就不信还没处说理了。”话是这样说,但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虽说这里的百姓民风彪悍,但显然,兰庆福和田花花不属于这一类,这俩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只知道规规矩矩地做生意,规规矩矩地过日子。对上官员,他们还没说话呢,腿就开始哆嗦了。好在,他们有个好女儿。
“爸、妈,不要担心。钱不是问题,但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们,我们站着理呢。”兰玉洁的语气很平静,很自信,再次安慰父母:“这个事你们别担心,有人帮忙呢。”说着,嫩脸有点红。回来的路上她给周扬打了电话,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周扬听了后,说“这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虽然不知道周扬会如何处理这件事,但因为对周扬的无比信任,兰玉洁相信扬子哥一定有办法。于是,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心情重又开朗起来。
“啊?玉洁,你找人了?他是做什么的?行不行啊?”田花花听女儿一说,有些惊喜,又有点不放心,连忙追问道。
兰庆福也是眼睛一亮,期待地看着女儿。小斌因为感觉自己给家里惹了祸,这两天一直乖乖地窝在家里没出去,这时听姐姐说有办法,高兴地蹦了起来,“姐… …”刚要说点什么,看到田花花脸色不善,脖子一缩,又坐了回去。
兰玉洁没回答母亲的问题,不是她不想说,而是一说起来有些事不好解释,她想先拖着以后再说。这两天,田花花也不是没有旁敲侧击地问过女儿“他们为啥叫你‘兰总’?”“有对象了吗?”
对前一个问题,兰玉洁的回答是“我在东海的一个制药厂工作,也算、算是个经理吧,所以他们叫我兰总。”
对后一个问题,她承认自己有男朋友了,叫周扬,是个医生,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但把周扬的照片给母亲看了。田花花看了照片十分满意,还想了解更多,却被兰玉洁顾左右而言他支吾过去了。
“爸、妈,我想在城里给你们买套房子。”兰玉洁转移话题说起了另一件事。
这是个好消息,田花花两口子和小斌一听都激动了,“真的!”“在哪?”“城里的房子好贵的!”“我们要搬到城里去喽!”一时间把蒋振武的事都抛在了脑后。
兰玉洁笑着说:“县城和省城都行,看您二老的意思。”
夫妻俩互望了一眼,兰庆福琢磨着说:“住在城里好是好,可是做什么营生呢?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妾舞鳳華:邪帝霸寵冷妃 月色
田花花接过来说道:“是啊,城里的房子也不便宜呢,听说要好几十万呢!我和你爸还能做活,咋说也不能让你养老。”
两口子其实都有个问题没问出来:女儿到底有多少钱?兰玉洁接下来说的话令他们大吃一惊之余更加迫切想知道女儿有多少钱:
“爸、妈,这些我都想过了。”兰玉洁自信满满地说,“您二老要是想去县城,那就买两套楼房,一套您二老住,一套留着给小斌将来娶媳妇用。另外再买几个门面,自己开饭馆也行,租出去收租金也行。”
神様の鸟笼
“啊!这、这得多少钱哪?”田花花两口子长大了嘴看着女儿,脸上的表情既有惊喜,也有不敢相信。
“姐,你发财啦?!”小斌满眼欢喜地看着姐姐问道。这,也是田花花和兰庆福想问的,两人也都定定地望着女儿。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钱是赵丽给的,虽然说兰玉洁,赵丽和周扬是三位一体的关系,不分彼此,可是,这种关系终究不为世人所接受,它不违法,但,有违世俗道德伦理。尽管社会上左拥右抱的有钱人多的是,但做是一回事,说出来却是另一回事了。
兰玉洁的脸有点发烧,不是羞的,是尴尬,尴尬的无法解释。那就不解释了,兰玉洁在弟弟头上拍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笑着说:“别问那么多。”坦然地看着父母,说:“你们别担心,这些钱都是干净钱,你们辛苦了一辈子,也该享享福了!”
这话田花花两口子信。这两天他们和老k、猴子也聊过,知道一些女儿的“公司”的事情,那是个很大的集团公司,有个制药厂,生产的药供不应求;有个资产几十个亿的建筑公司,还有个疗养院,说是专门接待当官的和有钱人,一个月的收入就上亿了。
“想来,在这样的公司当经理,工资应该很高吧。”夫妻二人就是凭着这点相信女儿说的话可信。至于女儿怎么在燕京仅仅打了两年工就突然成了这个公司的经理,他们没想那么多。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人们的观念早就开放了,很少有“故土难离”的想法,一家人当即决定:搬家。
兰玉洁兜里有钱,心里有底气,说做就做。一面贴出广告出售院落门面,一面叫老k和猴子去县城打听寻找出售的楼房、铺面。
傍晚,玉清县城市中心的一个小区住宅里,蒋振武在与一个中年男人喝酒聊天。
“振武,那件事怎么样了?那家人有什么反应?”中年男人问道。这个人就是蒋振武的舅舅,玉清县公安局主管社会治安的副局长,朱子夏。
蒋振武撇了撇嘴,“乡下人,胆子小的很。那家的女儿去找过梁所长了,被赶出来了。”
朱子夏点点头,想了想又说:“不要把事情闹大,钱少一点都行。还有,刘医生那儿一定要弄稳妥了,把轻伤害做实了。”
蒋振武使劲点点头:“您放心,舅舅,刘医生那儿没问题。”
朱子夏“嗯”了一声,深看了蒋振武一眼,板着脸说:“你呀,也老大不小了,也该娶媳妇成家了,不要再惹是生非了,给你妈省省心吧。”
蒋振武做出一幅乖乖受教育的模样,顺着朱子夏的口气说:“您说的对,我听您的。”接着咧嘴一笑,“舅舅,我倒是看上了一个女的,就是有点麻烦,想请您帮着说一下。”
“哦?”朱子夏一听很高兴,外甥终于收心了,笑着问:“谁家的女孩?做什么的?”
蒋振武即使再无耻此时也有点不好意思,脸色讪讪地说:“嘿嘿,就是兰庆福的女儿。”
“兰庆福?”朱子夏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面色古怪地看着外甥,似笑非笑地说:“你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蒋振武急忙辩解:“没有!我是真的喜欢她!”
朱子夏仔细审视着外甥的表情,感觉这小子不是在说笑,疑惑地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又要—–”一顿,立刻恍然:这小子行的是“欲擒故纵”之计。
朱子夏凝神沉思了一会儿,严肃地问蒋振武:“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将来一旦那个女孩知道了真相,肯定会恨死你的,到那时,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好女孩多得是。”
听舅舅这样一说,蒋振武犹豫了,但是想到兰玉洁的绝美的容貌和出尘不俗的气质,心里实在是舍不得,想了想,神色坚定地对朱子夏说:“舅舅,我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动心过,第一眼看到她,我就喜欢上她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
朱子夏一看这小子这么不开窍,顿时火了,大声怒斥道:“你咋不懂事呢?这个女人有啥好的。你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朱子夏的老婆徐琳正在厨房里忙活,听到声音出来说道:“有话好好说,吵什么呢?振武,咋回事?”
蒋振武看了眼舅舅,小声说:“我看上了一个女孩,舅舅不同意。”
“哦?是吗?什么样的女孩?有照片吗?给我看看。”女人都喜欢谈论这种事,徐琳也不例外。
“有,有。”蒋振武连声说着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舅妈看。这张照片还是他在医院的时候偷拍的,但只是个侧面。
“呀!这个女孩好漂亮!”虽然只是侧面,但还是能看得出照片里的女孩十分美貌,徐琳只看了一眼就禁不住夸赞起来。
听到老婆的称赞,朱子夏也起了好奇心,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年轻时也是个大美人,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很自负,轻易不会称赞别的女人漂亮。
“难道那个女孩比徐琳年轻时还漂亮?”朱子夏心里一动,说“给我看看。”从老婆手里拿过手机,这一看,就舍不得放下了,“美女!真正的美女!怪不得振武这小子要死心塌地,费尽心机地要娶人家呢,换了我,也会想方设法地弄到手。”
“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徐琳看到朱子夏的色样,醋意上来一把抢过手机,嗔怪地说。
“咳。”朱子夏掩饰地咳了一下,问蒋振武:“这个女孩是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蒋振武也不是很清楚,就把从胡继祖那儿听来的说了,“听说是高职毕业,然后就在燕京打工,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打工的?那就是没有正式工作了。”朱子夏放心了,不在体制内,外甥的身份,家庭背景和经济条件就比对方优越。接着问道:“她家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蒋振武听舅舅不再反对,心里一松,笑着说:“她家都是农民。父亲叫兰庆福,母亲叫田花花,两口子在临溪镇开了个小饭馆,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哦,她还有个弟弟,叫兰玉斌,今年十七岁,没上学,在家闲呆着呢。”
“那她家没什么亲戚什么的在体制内?”朱子夏追问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人家有什么背景自己这边也好有所准备。
“我都打听过了。”蒋振武自信地回答,“兰庆福是上门女婿,不是本地人,田花花是独生女,三代以上都是农民,背后没人。”
“振武,听舅妈说两句。”徐琳是过来人,考虑的很实际,“这个女孩太漂亮了!你要是娶个花瓶放家里摆着,那没啥说的,普通人家出来的女孩居家过日子应该是没问题的;但你要是想娶个能帮你做一番事业的,这个女孩就差了一些,我劝你再考虑考虑。”
“你舅妈说的很对!”朱子夏附和道,“这事不急,你回去和家里人再商量商量。”
蒋振武:“舅舅,舅妈,我爸妈都没意见,说人好就行,所以我才来请舅舅帮忙。”
“帮忙?帮什么忙?”徐琳奇怪地看着朱子夏,她对蒋振武在临溪发生的事情还不知道呢。
蒋振武也不瞒她,简略地说了一遍。
徐琳听了,脸色变幻不定,半晌,叹了口气,“唉!这事我不掺和,你们看着办吧。”转身走了。
和朱子夏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徐琳很清楚朱子夏的为人品性,心胸狭窄,斤斤计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就是对徐琳很专情。所以,虽然不耻朱子夏的为人, 徐琳却一直没有别的心思,过日子嘛,平平淡淡的,自己过的开心就好。但她从来不掺和朱子夏的事情,你徇私也好,舞弊也罢,我不闻不问,你弄来的见不得光的钱财我也不沾手。可以说,两人名义上是夫妻,但钱财上却分得清清楚楚。
所以,当她听了朱子夏说的,立刻就明白了:这爷俩又在坑人了—–这爷俩都不是正经好人。
朱子夏了解徐琳的品性,也不介意,低声和蒋振武商量起具体的细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