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第一百三十九章 鸞鳳殿,同往蘇府鑒賞

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
小說推薦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娘子,龙袍请穿好,我要读书的!
散朝后。
沐羽烟问到了那个门生的名字,微微颔首,随即离开太和殿。
一众朝臣长舒一口气!
那武樊门生见女帝也没有为难自己,彻底放心的同时,还有几分窃喜!
“陛下记住了我名字,好歹算混了个耳熟,这可是莫大的福缘…而且将军大人知道我为他辩护,将来也一定会重用我吧?”
年轻门生攥了攥拳,满怀希望的昂首走出金殿。
颇有种“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情!
然而!
其他几个武樊的门生却一反常态,非但没有过来找“即将飞黄腾达”的他攀话。
而是几人聚在一起,目光带着怜悯暗瞧这砂比出宫!
“他这般暴露更显得将军大人心虚了,这般心智,哪个上位者都不会重用!”
“哼!将军好不容易把张岚的事情擦干净,他又引陛下注意力过来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唉,先去找将军通禀一下吧!”
“…”
后宫,百花苑。
沐羽烟身后跟了两排女官和太监,正在青石路上漫步,政务处理完,她终于可以出来散散心了。
后宫占地最广还数一堆鳞次栉比的储秀宫,是以往的帝王三千佳丽所在的地方。
因为女帝没有成亲也没有纳妃,所以现今显得十分冷清,每座宫殿中只有几个宫女在修葺花草。
见到沐羽烟前来,纷纷跪列两侧。
空空落落的殿宇间,竹子的清香伴着花香飘入鼻中,沐羽烟扬起俏脸望着其中最大的一座宫殿。
鸾凤殿!
沐羽烟美眸闪烁,若有所思的喃喃:“母后在世时,朕常来这里玩的,历代皇后住的宫殿呢…进去看看吧。”
“是!”
身后女官偷偷瞧了女帝一眼,眼中流露几分疑惑,却没敢多言什么。
怎么会忽然来皇后的宫殿……难道陛下相中了哪家小郎君,动了立后的念头?
雕刻着金红色的鸾凤的大门缓缓打开。
殿内空无一人。
“明乐这段时间有来过吗?”
沐羽烟踱步入内,忽然出声问。
听到这个远离权利中心的名号,女官都愣了下,旋即欠身道:“半年前明乐公主不常来的,可自从知道陛下…出宫之后,公主殿下就常有来了,大概半月一次。”
“嗯…”
沐羽烟想起这个儿时一起长大的胞妹明媚的鹅蛋脸儿,眉眼间浮现一抹温柔之色。
嘉庆公主和明乐公主小时候可是相当不对付的,这姐妹冤家宫中的老人都知道。
不然她们也不会只跟自己的伴读侍女玩,而互不搭理对方,相看两厌。
“等国体再稳定一些,朕去看看她。”
沐羽烟笑道。
前几天明乐公主肯定知晓了皇姐回来,以她从小莫名怕自己的性格,肯定不会再进宫这么勤了。
只能自己得空去看望一下。
沐羽烟收起思绪,缓缓坐在倾洒花瓣的凤榻上,美眸微亮,忽然说道:“你说…将来朕从养心殿搬到这里住,如何?”
女官:“!!?”
一众侍者听到这话,瞳孔直接地震!
陛下这不是要立后…陛下这是要把九五之尊的位置拱手送人的意思啊!
不过以她们所知嘉庆女帝的性格,这怎么可能呢?!
“臣…臣有些听不懂陛下的意思。”
女官被这话吓得瑟瑟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话说伴君如伴虎,就是因为帝王总是说出一些她们这些下人听不懂的言论,生怕答错就得掉脑袋!
“你不用紧张,朕就是随口一说。”
沐羽烟抿了抿嘴,自顾自的笑说:“朕才不会分开住呢,都住在养心殿多好…”
炮灰女配 瀟瀟夜雨
离得近的女官听到了这句话,满眼惊愕的抬头,看见女帝倾国倾城的娇颜上露出一抹浅笑。
含羞嫣红,春意盎然。
女官连忙低头下去,不敢再看了!
“走吧,索性无事,再去其他地方瞧瞧。”沐羽烟起身往外走。
女官如蒙大赦,快步跟上。
然而。
刚出鸾凤殿的门,就见一顶古朴的木轿朝宫门外去。
“老师?”
沐羽烟拱手问候。
苏华从侧窗探出头来,看到女帝后露出喜色:“陛下今日无事?老臣今日接到张清微的信,说自己棋艺见长非要下几盘切磋一下,还邀请了陛下通往…”
“张夫子?”
沐羽烟微微一愣。
记得顾澜说过用棋谱换了件天青瓷,就是在张清微那里,棋艺见长,这是跟自己相公学到了些啊。
“陛下反正无事,不如一同去解解闷?张清微也很久没见陛下了。”
苏华笑说。
相公此刻应该还在城外,或许在家读书呢…沐羽烟问道:“只有张师叔一人吗?那学生确实得闲,既是下棋也去看看师叔,他为大靖打理稷下文学宫有劳了。”
“信上说就他一个!”
“那…好吧。”
师叔邀请,就算是女帝也不好拒绝。
于是又传来一顶华撵,并驾齐驱出宫往苏华府上去了。
……
恋爱浓度79%
此时!
稷下文学宫,张清微带着顾澜从高阁中走出。
萧妃儿一脸茫然的在后面跟着,美眸左右打量,不知道老爷子神秘兮兮的要做什么。
“夫子,心态有所减退啊!”
顾澜笑吟吟道:“以往输个十几局都还能硬着头皮下,今日为何如此浮躁了?”
张清微有点尴尬,咳咳两声,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夫看小友你是可造之材,所以约了棋道高手,让他与小友你过两招!”
顾澜心中警惕:“苏华太傅?”
张清微笑而不语。
顾澜脚步顿住:“你别是真请了女帝陛下吧?”
张清微看出来顾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与女帝见面,索性撒了个善意的谎言,笑呵呵道:
“没有没有,就苏华!”
“……”
“苏华好歹是当朝帝师,虽然不怎么管朝政吧,但在陛下那里绝对是一言有九鼎之重…小友既然要科考,搭上这条线对你百利无一害!”
“嗯…”
顾澜沉吟,挑挑眉,眼神古怪的看向张清微:“只是老爷子你下棋下不过,就请外援的话…被苏太傅知道了会不会有些丢人?”
“咳!”
阳光下的相合伞
张清微老脸一红!
心道我当然知道他们会笑话老夫,所以我干脆就没在信里提你,这不就没事了?
再说。
你小子才能万一被陛下看上,那老夫可是办了美事一桩,你还考什么科举,直接就平步青云了!
٩(๑❛ᴗ❛๑)۶
(狗作者求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