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人族鎮守使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神秘強者(求月票)推薦

人族鎮守使
小說推薦人族鎮守使人族镇守使
“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 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 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Θ起□点读书」, 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 把 –©-去-掉, 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兴皇不用紧张, 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 对于古兴的样子, 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 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 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 对于古兴的样子, 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 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一品仵作 小說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兴皇不用紧张,是我。”
沈长青微微一笑,对于古兴的样子,也是早有预料。
自己如今套着紫云氏族的本源,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不是谁,都能看穿自身的。
“你是……沈镇守?”古兴面色有些错愕。
面前的人不止是样貌上让他陌生,就算是气息上面,同样是让他感到陌生。
但是。
结合对方如今说的话,以及刚刚沈长青的传讯,眼前来人的身份,似乎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沈长青淡笑:“人族身份行走诸天敏感,我唯有借用万族的身份,才能在那里潜伏,我如今为紫云氏族圣子紫云圣,这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兴皇不要对外宣扬什么。
毕竟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避免出现什么麻烦。”
我与你的YP房间日记!
“额……本皇明白你的意思。”
古兴愣了下,然后颔首点头。
不过。
他面上仍然是有些迟疑:“但不是本皇不相信,沈镇守可有能证明自身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只凭借对方一句话,就完全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沈长青。
万一真有其他人得到了万陆玉符,然后欺瞒于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见此。
沈长青念头一动。
随后,就有一方大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镇守印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