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清元都 線上看-八百二十二章:蕪氏脫變十

清元都
小說推薦清元都清元都
贯穿听后,吃了一惊,让我过去当统领?这事不太合适吧?芜潭说,你这就前去卫队,水潼就会把你提升为一名队长的位置。 等解决了捷库后,视情况把你提升为副统领。所以,现在你就去城主卫队报到。
贯穿沉思片刻,说,那秙蕴也在卫队,如果碰面,该如何解释?芜潭笑了,说,就说是借调过来的,具体情况不知。 两人商定后,贯穿去了城主卫队,芜潭派人回到了秋风镇,把消息告诉了大哥芜璃。让其在秋风山准备就绪。
芜潭在客栈居住了三天,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并在暗中了解和观察了捷库良久。这天,有人前来送信,说是奉水潼之命。 芜潭打开了水潼送来的信,只见上面写着,明日出发,四个字,芜潭欣喜的烧掉了信件。
傳奇藥農 我銅學
终于找到了机会,就是不知会有什么人跟随前去,但愿不要太多。于是,召来附近的风狼,让其派人把消息送到秋风镇。 当日,芜潭就骑着一匹快马,单身直奔秋风山。 两天后,一人出现在秋风山前,看到附近有一位进山采药的男子,就问道,秋风山有没有无人敢去的地方? 采药的男子说,里面有一个大火坑,长年累月的烧着,很少有人去。
费勇 小说
说完,就背着药娄继续爬山,来人看了看远处的深山,快速的向里行去,很快消失不见。 大火坑附近,早有一人在那里观看着什么,这人正是芜潭。只见他站在边缘地带,来回走动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但一双眼睛,却不动声色的不时的查看四周。 直到一人出现后,终于露出了微笑,这出现的人,就是从秋风城里过来的捷库。
捷库看到火坑附近,竟然有一人在徘徊不定,心中暗想,难道这人也是前来索取天魔雷心炎?捷库快速来到火坑前,只见里面的岩浆冒着丝丝的雾气,充满神秘莫测之感。 捷库忽然看到,刚才的那人,竟然跃进了大坑,再冒着白色雾气的火坑上面行走,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捷库随之也跳入坑中,忽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上面的温度竟然很高,捷库运转功法,强行向前走去。
芜潭看了看,心里冷笑了一声,这里的天魔雷心炎,已经被他们兄弟俩取走。天魔雷心炎,一共就出现两道,两人各得一道。没有了天魔雷心炎的火坑,已经没有了高温,只是剩下的余热。 即便是这样,坚硬的外壳下面,还是能把人烧成糊状,在大坑的中心区域,芜潭停了下来。回头说,阁下前来寻找天魔雷心炎?
捷库看了看芜潭,说,不错,你知道的不少,想必有所发现? 芜潭笑了,说,我只不过是故地重游,这里的天魔雷心炎,在之前的时候,就被我取走。
什么?被你取走?捷库狞笑一声,既然如此,你就拿命来吧。说完,对准芜潭就是一掌,一道闪电般的强大气浪顿时袭来。 芜潭挥手打出一团天魔雷心炎,企图抵抗捷库打来的气团。两强相碰,气浪震动周围,灰尘翻飞。 两人大打出手,在大火坑里龙腾虎跃,一个想斩杀对方,夺取天魔雷心炎,一个想废掉对方断其罪恶的一生。 随着两人的大战,大火坑内渣石飞扬,暗火跳跃,搅动地下快要熄灭的火浆,四处纷飞。
就在两人大战不止不休的时候,火坑外面,忽然又出现一人,正是刚才在山下采药的男子。 只见他站在大坑之上,微笑着看着前方打斗的场面,来人正是芜璃。要知道芜潭的修为境界,比捷库低了四个小境界。
却与捷库打了个平分秋色,这当然是仰仗着赤阳烈焰体的强大血脉,加上天魔雷心炎的强大异火之力。才与捷库打了个半斤八两,这就是赤阳烈焰体的强大之处。 否则,芜潭早就被斩杀,这也是皇月成骏特地让芜璃兄弟出来历练的目的,就是看中了他们强大的赤阳烈焰体血脉,越是打斗,越是顽强,越能快速进步。 看到芜潭与捷库奋力拼搏,芜璃一个跳跃,也加入了战场。越打越心惊的捷库,看到芜璃,更是心中一震。这不是刚才山下的那位采药的人吗?
怎么也过来了! 可是面前的打斗场面,不容得他多想,因为,芜璃也加入了对他的攻击之中,捷库是越打越后怕,越打越心惊,两人竟然都是使用天魔雷心炎,对付起来非常的困难。
要知道,想要不被天魔雷心炎烧到,就必须全力以赴,打出一道道气墙,挡住天魔雷心炎的攻击,一个不慎,就会被烧。 捷库心里那个气啊,这是怎么了,事情为何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想到,本来感觉芜潭境界修为低下,比自己矮了四个境界,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自己竟然变成了困兽,捷库心中大怒,伸手拿出一枚丹药,迅速塞入口中。
时间不长,捷库的身影忽然暴涨。 芜璃和芜潭见后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情况?为何会比之前壮了很多?其实,这是捷库被逼服用了,能瞬间爆发数倍力量的暴力丹。 这种丹药服用后,会瞬间爆发,持续时间不长,也就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但就这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足能击杀比自己强大一倍的对手。
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会损害自己一半的修为为代价,这个代价,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芜璃和芜潭兄弟可不懂,看到捷库忽然高了很多,虽然心中警惕,但仗着有天魔雷心炎傍身,自然是有持无恐。 看到捷库打来的强大气团,两兄弟依然是全力抵抗,哪知刚一接触,就被强大的气浪掀飞。
十米之外,两人一头雾水。 大哥,这捷库又强大了很多,我们要小心应对,芜璃两兄弟翻身而起,迅速打出火团,在远处攻打捷库。 天魔雷心炎既然属于异火,又是排名前二十的异火,自然是非同小可,能与主人心意相通,任意大小,属于灵性之火,融合和继承了前主人的强大意志。 虽然芜璃和芜潭修为低下,不能发挥出天魔雷心炎的强大之处,但却依然能把强大自己数倍的对手,阻止在近十米之外。 捷库虽然一身罡气护身,但却一直需要不断地输出力量,以消耗自己为代价。
天魔雷心炎则不用过多的消耗自己的能量,只需要随心所欲即可,心念到火就到了,就看用火之人境界的高低了。 捷库越打越狂躁,芜璃和芜潭从前后两边夹攻,不能分神,只有硬扛着,又近不了两人的身边,一身的力气没有地方出,只是围着两团天魔雷心炎转悠着打,不打又不行。 捷库心里那个急啊,眼看着时间在慢慢流逝,心中狂躁无比。
忽然大吼一声,一用力,把两团天魔雷心炎震飞。身形疾驰,直奔芜潭而来。 芜潭大惊,极品灵剑出手,直奔前来的捷库,然后身影后退,一团天魔雷心炎打出,紧跟在极品灵剑的后面。 疾驰而来的捷库,挥手震飞了飞来的极品灵剑,天魔雷心炎迎面而来,再想震飞天魔雷心炎,已经是无法抗拒,浑身一用力,全身顿时就出现一个护体气罩。
天魔雷心炎打在护罩上,并没有伤到捷库。捷库乘着离芜潭三四米的距离,挥手打出一阵强大的一拳,直接打在芜潭的胸前。 芜潭一口热血喷出,倒飞了十几米,躺地不起,芜璃见后大叫一声潭弟。极品灵剑飞来,天魔雷心炎随后,直奔捷库。 企图一口气斩杀芜潭的捷库,感觉到凌厉的剑气到来,不敢大意,回身对准飞来的灵剑,就是一拳,灵剑被震飞,天魔雷心炎奔到。
捷库又重新展示了刚才的一幕,震飞天魔雷心炎,强大的拳头直奔芜璃,好在芜璃早有防备,及时的躲开了捷库打来的强大拳头。 再次与捷库纠缠在一起,受伤的芜潭,赶紧拿出火蚁红液服用,顿时,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力量顿时出现。芜潭赶紧吸收,并开始运转功法修复受伤之处。 芜璃看到芜潭在疗伤,自然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与捷库缠斗着,为芜潭争取时间。
芜璃和芜潭两人修炼的剑术,还不时很熟练,又没有经过实战经验,所以都很笨拙,好在皇月成骏给的都是极品灵剑,有着一定的灵性,同时有非常的的锋利无比。 捷库应对起来,竟然感到非常的困难,一面是天魔雷心炎,一面是极品灵剑。两者都是世间罕见之物,心中虽然贪念,但却无力改变现状。 芜璃的极品灵剑,使用的越来越顺手,灵剑强大之处立刻就显露出来,竟然数次刺破捷的防御罩,让捷库震撼无比。每一次的刺破,都让他气血翻涌。 芜潭重新回到了战场,犹如满血复活,生龙活虎,境界隐隐约约的有提高了一些。
看到大哥与捷库打了个旗鼓相当,心中暗喜。 迅速来到捷库的左边,挥手打出天魔雷心炎,数十个呼吸后。捷库暴力丹所发挥的余力也随之消失,换来的是修为的急剧下降,被芜潭的天魔雷心炎一下子打中。
可怜的捷库,浑身上下被烧了个精光,皮肤被烧成了碳灰色,只剩下惊恐和震撼。 芜璃和芜潭出现在捷库的面前,看着浑身无力的炭黑一样的捷库。大哥,这个人还是废了他吧,他是秋风城黑刹冰狱最大的幕后黑手。留着他后患无穷。 芜璃说,就这样吧,这人太贪得无厌。现在他的境界修为好像降低了一半的样子,也好,不用我们俩合力废他,我一人就够了。
说完,挥手就要废了捷库的修为,捷库忽然开口说话,两位好汉等等。芜璃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捷库说,两位能否饶了我一命,我愿意奉上大量的财富给你们。芜潭说,我们本就没有想要你的命,但不会让你再为非作歹。 说说看,你会送给我们什么财富?能打动我们饶你之命?捷库虚弱的说,听说你们俩提到了黑刹冰狱。我知道黑刹冰狱有一个秘密的仓库,里面都是大量的财富。
芜潭听后心里一动,说道,在哪里,说出来吧?捷库说,如果你们俩放过我,我自会说出来。可是,你们俩必须放我一命。 芜璃说,没问题,就留你一命,说吧,在哪里?如何才能得到? 捷库说,这宝库就在城主府的地下仓库里,城主掌控着整个秋风城黑刹冰狱的人,其身边有一个秋风组,全部是黑刹冰狱的杀手,我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小卒,打理日常的事情。
芜璃两人听后吃惊不小,城主皓明,竟然是黑刹冰狱的人。芜潭说,除了皓明以外,还有谁是黑刹冰狱的人? 捷库喘了了一口气说,除了皓明之外,还有秙家的大长老。这两人都是黑刹冰狱的人。 两人再次震惊,秙家大长老竟然是黑刹冰狱的人?这太不可思议了。芜璃说,除了这两人还有哪些人?捷库摇头说,其他的都是小喽罗,不值一提。
芜潭说,这么说来,秙家之所以参与其中,都是被迫的?捷库说,不错,自从黑刹冰狱来了一个高手后,就收服了皓明,又把秙家的大长老送过去,坐镇秙家。 而我则跟随了皓明,本来副城主职位是水潼的,但水潼不愿意成为皓明的爪牙,最后选中了我,专门排斥水潼,拉拢秙蕴。 芜璃说,这么说来,整个秋风城地下所有的组织,都是你在掌控?
捷库说,我只是按照指示办事,整个秋风城的掌控者,应该是秙家的大长老。 皓明虽说是一城之主,但并无法掌控整个秋风城的黑刹冰狱的人。 原来如此,事情竟会是这样的!这就是说,整个秋风城的罪魁祸首,就是秙家的大长老和皓明,其他的都是喽罗? 捷库说,就是如此,只要秙家的大长老一倒台,皓明城主也就没有了牵制之人。
芜璃说,那位皓明城主为人如何?是否有罪恶之事的参与?捷库说,皓明城主虽说暗中归属于黑刹冰狱,但并没有参与一些恶劣的事件,他只是放手黑刹冰狱让其发展而已。 正是:妙计牵引秋风山,路遇进山采药男。谷中迷雾连天色,渣石飞扬坑中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