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黃泉罪》-白峰外傳:第五十八章 血染江山推薦

黃泉罪
小說推薦黃泉罪黄泉罪
“你疯了吧!”神秘女孩银牙一咬,手挣脱我的束缚,飞速地向后掠去,愤愤的话语也随之在能量翻涌的天际响起。
“在我家族墓园里,我选了长生。”我握着判官笔,缓缓书写着最后六笔,冷眼望着化作能量光芒,解救被困火凰的神秘女孩,冷冷地说到。
神秘女孩冷哼一声没有搭话,拼命地摧毁那些青铜枝叉,火凰渐渐有了活动的空间,在它七彩的眸子中闪动着恐惧的光芒……
“以衍天古阵为帛,万千生灵精血为墨,一纸判书,定千秋沉浮。”踏在青铜树尖,淡然的话语从口中吐出,手中判官笔在能量之中撩动,笔锋所过之处惊起一层能量浪花。
一个个诡异的符文在能量火海之中若隐若现,宛若鲜血般的能量字里行间涌动,透着无尽的死亡。
每一笔写下,大地都会随之崩裂,露出其中如同江河般奔涌的岩浆……高温炙烤着眼前的三千繁华世界,空气都被灼烧得炙热,导致映入眼中的一切都出现了扭曲。
七彩的能量在天空之中绽放着异彩,从中散发的五色光芒笼罩整片天际……
“白峰,你不能这样。”看着天崩地裂的场景,站在火凰七彩冠翎之上的神秘女孩,眉头紧皱,凝重地喊到。
我连头也没抬,嘴角一扯,依旧埋头书写最后五笔的符文。
能量翻涌,大地满目苍痍,天空笼罩着七彩能量,原本的天地消失在了判官笔下。
而在这一刻,脚下的青铜神树枝丫抽回,恢复了正常大小。翠绿的嫩芽从侧枝上冒出,在能量飓风之中摇曳着。
随着青铜树叶的生长,天地之间响起了呜呜的哀怨之声,无数森白的玄幻人影、动物、植物灵魂从火海之中抽离,纷纷涌入青铜神树之中……
“阻止他写下去。”一道陌生的声音从九霄之外传来,我抬起头,青绿色的眸子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
“地狱圣殿神使。”神秘女孩五官模糊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声道。
随之,远方的空间一阵波动,从其间跨出一行全身笼罩着黑雾的人,在他们出现之后,整齐地躬身于两侧。
一个青衣男子从空间之中信步而出,身后跟着黑白天尊、魔天尊三人。
在他出现的瞬间,原本源源不断从火海中抽离的灵魂体忽然停滞,最后在他轻轻挥袖瞬间再次融入了衍天古阵之中。
“从你战斗伊始,你就没打算让这个世界继续存在,是吧?”青衣男子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在空中挥动,驱散了漫天七彩能量,解去了衍天古阵。
我无奈轻笑,从遥远的记忆之中搜寻着关于眼前青衣男子的点点滴滴。除了和他的一场战斗之外,我再也想不起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我将判官笔收好,取出漆黑的丈天尺,轻踏旋转的青铜神树之上,笑呵呵地看着对面的一行人。
“判官大人。”白越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斜瞥一眼身后的十二青铜巨人、洛玲儿一行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北斗史书是这么记载你的。”青衣神使淡然地看了一眼出现在我身后的一群人,摇了摇头并未将他们放在眼中,“自视功高过主,私下招兵买马,意欲谋权篡位……”
“轰!”
还未等青衣神使说完,身旁的洛玲儿和十二青铜巨人几乎在同时发动了攻击,能量匹练浩浩荡荡涌向青衣神使。
我回头用眼神示意一行人停手,他们见我眼神凝重,纷纷不情愿地停下了攻击。
我手掌一会,化解了所有的攻击,对着一脸从容的青衣神使一行人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会出手的。”青衣神使用手整理了一下被能量劲风吹乱的发丝,笑到,“你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你的过去。”
我摇了摇头,屈指一弹,一道青绿色光芒从指尖掠入茫茫大地深处:“或许让你失望了。”
“正如你所说,从我第一次布下衍天古阵起,就没打算放过这个世界。我需要洗刷这个已经肮脏不堪的世界。它需要一次涅槃,需要用死亡去洗刷千年来累积的罪恶与肮脏。”
铮铮冷语,宛若末日审判一般在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大地也随之颤抖,一个全新的衍天古阵从万丈的的地底深渊涌出,悬浮在我们面前,其上一纸判书已经形成,就差我手中判官笔落款签名……
“你会毁了所有的。”青衣神使在这一刻终于显现了慌乱,不理会他的嘶吼,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弧度,指印变动,判官笔动,衍天古阵上落下我最后的署名,确认了这三千繁华的落尽。
海洋之中掀起千尺巨浪,向着大陆席卷,完整的大陆开始四分五裂,一道道裂痕遍布其间,草木在翻涌的火焰之中付诸一炬,往日辉煌的人类建筑在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不堪一击,转眼之间所有的城市化作了废墟。
其间,不断传出各种撕心裂肺的哀嚎,痛苦的**响彻天际……
道道惊雷从晴朗的天空劈下,摧残着大地……岩浆与海浪相遇的瞬间,便升腾起浓浓的水汽,目光被阻隔在了相遇之处。
整个世界,笼罩在水汽与浓烟之中,生灵涂炭,原本生机勃勃的大地化作了一片荒芜,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地球诞生之初的荒芜……
天地判官的最终判决之下,生灵涂炭,殃及万里。
我一个人静静悬浮在青铜神树之上望着身体在我眼前不断虚化,发出一阵阵痛苦**的青衣神使等人,眼中一如既往的淡漠。
脑海中不断重复浮现着当年北斗断头台上的一幕幕……远古的记忆永远的定格在断头台上,逆臣钺没入皮肤的那一刻,家人眼中的泪……眼中的伤痛,永远的铭刻在脑海,烙印内心深处。
年少轻狂的我,在长生和苍生之间,我选择了苍生,戎马生涯,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为北斗帝国的立下赫赫之功,最终却冠以意欲谋权篡位的罪名,被推上了逆臣台!
我摇了摇头,将庞杂的思绪从脑海之中甩走,看着毫无生机的大地,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至此,我,遗世而独立,等待着大自然再次创造奇迹……
“白峰哥哥!”一道带着淡淡凄然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我寻声望去,不远处的虚空中,悬浮着一个虚幻人影。
那是,祈月。
“世界是无辜的。”祈月捋了捋额前长发,一脸凄然。
我笑了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唯有握住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任凭鲜血染红手掌。
滴落的血液,落在了青铜神树上,在上面勾勒了一幅凄美血画。
看着祈月,想起三千世界的繁华……嘴中浸染淡淡苦涩。举目四周,皆是荒芜,心中竟生起一抹孤寂。
“呵呵呵呵……罢了罢了。”我仰天大笑,手掌摊开,森白火焰在体内催动血液从掌心的伤口之中喷出,扬扬散散,如同春雨般洒在荒芜的大地上。
“这世界是我一手毁灭的,那就让我将你再次复兴吧。”浸染血液的手掌结着荒古的赋灵决印,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之间浓郁的灵气,从中不断的抽离出生命本源……
“白峰哥哥,快停下来,不然你会死的。”洛玲儿空灵的声音在从青铜树中传出。
见到从青铜树中轻巧跃出,毫发无损的洛玲儿,质问到:“你怎么没在天地判决中烟消云散,你到底是谁?”
洛玲儿无奈地摇了摇头,轻笑着道:“难道判官大人忘了,在太平洋上空,你划破手指让我吸你的血那件事了么?”
经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那场惊天动地的爆炸中我为了救她咬破手指的事。这样一来,她的体内流淌着和我一样的血液,她能在天地判决中幸存下来也就不足为怪了。
超强全能
“白峰哥哥,你快停下来。”洛玲儿空灵的声音中带着哀求,泪珠挂在精致面颊上,显得楚楚可怜。
“不。”我笑了笑,脑海中浮现父亲模糊不清的面庞,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我逐渐明白了父亲让我选择长生的意义:“玲儿,这是我的使命。”
“我是这个世界生命的囚徒,与这个世界的繁华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一边结着手印,同时幻化出一道幻影出现在洛玲儿面前,伸出手轻轻拂过她的三千青丝,柔和地说到。
洛玲儿泣不成声,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轻轻拿开我的手,盘腿长空,屈指一弹无弦古筝浮现在手中,含着泪弹起天荒……
我的分身笑了笑,掏出火箫和洛玲儿一同吹响了天荒。
幽幽琴音,袅袅箫声,彼此交错,缭绕天际。
化作青铜本体的我悬浮在空中,衣袖挥动间,体内的精血如同甘露般洒在龟裂斑驳的大地上,满目苍痍的山川湖泊,三山五岳开始恢复原本的模样……树木拔地而起,原本在消失在火海中的城市一座座重新屹立在地面上。
“白峰哥哥,我在无归圣殿等你回来。”一曲天荒终了,洛玲儿不舍起身,依依不舍地离去。
“啊!”一声长啸划破了新生的世界,青铜本体在天空中炸裂,鲜红的血液洒满天际,化作一场血雨。
血染江山。
我能够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虚弱,恍惚之间,我看见青铜神树在迅速的开花结果,最后串串果实炸裂,颗颗果实如雨落满这个世界。
青铜神树在这一刻枯萎,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孩子,等到第一棵槐树长出之时便是你苏醒之时。”父亲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艰难地睁开双眸,望着随我下落的父亲……此时,他的面庞很清晰,那是和我一模一样的面庞。
“你这一生,只有百年光阴。”父亲笑了笑,说到,“待到所有的槐树种子长出,枯木逢春之时,便是你再次重生之时。”
我并没有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眼中只有他。
“轰。”我重重地落在地上,一阵疼痛袭来,几近让我彻底昏死。
“救我!”我咬牙切齿,艰难地喊了一声,但我不确定我到底有没有出声。
“这里有人受伤了,快点搭把手。”有人应声朝着我跑来,还大声招呼着其他同伴。
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在见到来人的那一刻,彻底昏死了过去。

超棒的小說 詭異入侵:瘋狂規則遊戲 愛下-第三十章 無頭詭異推薦

詭異入侵:瘋狂規則遊戲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瘋狂規則遊戲诡异入侵:疯狂规则游戏
“杀死诡异?你疯了吧,没看到那是两个诡异吗!”
一旁的蒋薇惊恐的大叫!
“你好好看清楚,它们两个正在战斗!”
杨冲继续说道:“其中那个没有头颅的诡异才是我们要杀死的!另一个是我召唤出来的!”
“你竟然能够召唤诡异!”蒋薇不可置信的说道。
“很难吗?”杨冲轻声回道。我可还有一个诡异没有用呢。
天才小邪妃
“好了,别说废话了,准备上了。”
杨冲踏出一步,拿出手术刀,紧接着对着王一鸣说道:
“你往后稍一稍,别死了。”
“难道你就想这么冲上去?”
蒋薇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杨冲。
“不然呢。”
杨冲冷哼一声,拿着手术刀直接冲了上去。
“都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蒋薇看着眼前的一切,傻傻的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
杀死诡异?
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她也算经历过了几次副本的老人了,每次基本都是以躲避为主。
就连自己的老大吴青见到诡异基本上都是躲避的份。
杀死诡异这件事从她的内心中根本没想过。
而眼前的的男子简直颠覆了她的三观!
那可是诡异啊!
一个喷嚏都能杀死人类的存在!
现在竟然有人想要反杀它!
蒋薇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还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陈医生的出现如同打破魔咒的梦魇。
刚刚还能控制他们的诡异画面已经完全没用。
此时杨冲等人已经完全可以自主活动。
杨冲已经冲到无头诡异身下,配合陈医生在疯狂压制它。
可F+的诡异比陈医生强力太多,陈医生只能被动挨打。
腥臭的鲜血顺着陈医生的伤口喷薄而出。
毕竟他知道杨冲实力的一半。
实力甚至还没有以前强悍。
薄雾通过窗户缝隙进入到杨冲的房子内。
在空中凝聚成为一个头颅,直接安装在无头诡异的脖颈上面。
头颅刚刚安装在脖颈上,它的身躯缓缓产生变化。
就如同在画面当中的那般,它直接变化成为王一鸣的相貌。
“它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样子!”
王一鸣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蒋薇也提起武器赶了过来!
杨冲的房间不大,两个诡异在房间中战斗,此时已经乱成一团。
此时,他眼睛微眯,更加认同心中的猜测。
杨冲蒋薇三人成半包围的方式,将无头诡异包围在中间。
三个人对付一个诡异,应该还是很有胜算的。
“来了!”
杨冲轻喝一声。
无头诡异伸出大手朝着陈医生直接抓了过去!
陈医生根本打不过它,它如同抓小鸡一样,直接把陈医生举到半空中。
只见陈医生臃肿的身躯在空中扭动。
双手不断挥舞攻击无头诡异。
奈何无头诡异身躯实在太大,陈医生的双手根本够不到它。
此时,杨冲如同离弦之箭,手持手术刀,直接朝着无头诡异袭击过去。
手术刀发出阵阵寒光应声刺入到无头诡异大腿上。
体力+3的手术刀已经算是极品武器,锋利无比。
但对无头诡异竟然没有任何效果,甚至都未能全部没入到它的大腿内。
杨冲心中一颤,提起手术刀就往后撤去。
蒋薇也已经准备好,拿出一把类似于法杖的武器,口中吟唱起来咒语。
一发发光箭攻击无头诡异。
眼前的卧室已经成为重灾区,承重墙已经被诡异穿透。
岌岌可危。
“杨冲,要不我们出去打吧,我害怕房子直接塌了。”
王一鸣见状插了句话。
“别乱动,好好盯着画面,要是有变动赶紧告诉我!”
杨冲根本没搭理他那茬儿,头也不回的说道。
无头诡异如同缥缈虚影,带着陈医生在房间内来回穿梭。
蒋薇的攻击根本没奏效,尽数被它躲过。
“看来要想办法牵制住它!”
杨冲大脑飞速运转。
F+诡异的恐怖实力他已经见识到了。
至于为什么不出去和无头诡异战斗。
原因很简单,外面的诡异程度要比屋内强力太多。
若是强行出去,估计面对的将不是一个诡异那么简单。
在才是他拒绝王一鸣提议的答案。
“杨冲,画面变了!”
王一鸣的声音再次传来。
杨冲瞬间扭过头去看向电脑屏幕。
画面中代表着他自己的诡异身影已经走出卧室。
代表蒋薇的身影有意无意的看向杨冲本人所在的方向。
手持着一把菜刀,继续切割着躺在底下的尸体。
杨冲已经紧张到无法呼吸,他害怕,代表自己的诡异人影再从外面带回来一个诡异。
那样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杨冲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蒋薇发不出任何技能,手持一根法杖拼命抵挡诡异的重击。
她双腿发软,身体因为过度紧张而颤抖,她就不应该听从杨冲的意见,攻击诡异。
但是要逃跑多好!
杨冲无心再关注画面,告诉王一鸣要是再有任何变动及时通知他。
无头诡异狠狠地将陈医生摔在地上,朝着蒋薇就攻击过去。
势大力沉的一脚瞬间到了蒋薇的面门之上。
她若是结实的挨上这一脚,即便不死也要残废!
但就在危急关头,杨冲赶到!
这一脚直接踹在了杨冲的肩膀。
轰!
顿时,杨冲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
游戏界面内,自己的血量槽掉下去一大截,剩余血量不足五分之一。
也就是说这一脚,直接踹掉了他接近500的血量值。
杨冲晃了晃脑袋,揉着自己的肩膀对着蒋薇说道:
“你没啥事儿吧。”
“还好没有。”
蒋薇看向杨冲心中一暖。神采奕奕的看着他。
感觉杨冲并不是那么可恶。
“没事儿的话赶紧起来战斗,诡异还没解决!”
瞬间,蒋薇的心情跌入低谷。
蒋薇哦了一声,拿起武器严阵以待。
这个登徒子根本不了解女人。
难道就不会说两句安慰的话吗!
杨冲哪儿知道她的想法。
无头诡异刚才的一脚差点儿踹出来他的技能。
胸口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他有感觉自己的骨头可能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