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討論-第181章:我不會委屈自己的熱推

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
小說推薦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觉醒读心术,王爷怒撕和离书
“哈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孩子。”殷聚兰上前拉住沈悠悠,上下打量。
沈悠悠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谢外祖母夸奖,外祖母也很有趣。”
不是吗?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还穿着官服,这不是在为落日城散发光和热吗?老太太的确有趣。
这个年纪,就该坐着马车,去山清水秀的地方,颐养天年,而不是还在这个落日城,为东楚,为百姓,劳心劳力。
殷聚兰更是拉紧了沈悠悠,说道,“孩子,你可是跌了我的眼眶。你和传说中的样子,出入太大了,我得慢慢消化,在这之前,我们娘俩多多亲近。”
说着,居然拉着沈悠悠不撒手。
殷聚兰的手骨节分明,掌心还有薄茧,不知道平时是不是练武。
看她腰不弯背不驼的样子,平时肯定经常锻炼身体。
她求救似的看了楚冥煜一眼,楚冥煜的脸上居然是幸灾乐祸。
好似在说,活该!谁让你在外祖母面前显摆?
你不是说外祖母有趣吗?那就跟着外祖母,享受有趣好了。
楚冥煜置身事外,跟在殷聚兰她们的后面。
一众官员,也跟在后面,一起往落日城里面而去。
到了城门洞这里,沈悠悠才发现,落日城的城门洞,好似比京城的城门洞还要宽大,且比京城的城门洞要长,就像是现代的一个隧道。
这就是说,落日城的城墙,实际上,比京城的城墙还要厚实。
这里莫不是经常遭受围攻,还是人们天然的防范意识比较强?
看到表姐身穿铠甲的时候,就该知道,这里的女子也是可以上战场的。
既然女子可以上战场,就是说,这里男女应该是平等的。
莫不是这里的管理者,也是异世而来的穿越者?带来了现代的平等观念?
恋爱就是战争
看城墙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想必这个穿越者,也已经死去好久了。
好容易走过城门洞,眼前的街道,更是让人耳目一新。
宽阔的街道,比京城的大街还要宽上两倍,她们来的时候乘坐的马车,完全可以并排行走四辆,街道两旁的台阶上,也不妨碍行人步行。
更让她惊奇的,是街道的中心,栽种着不知名的花草,用来隔开两边的道路。
这简直就是现代街道的翻版。
她走在这里,若不是身边一群穿着古代服饰的官员,还有外祖母不断地碎碎念,她还以为行走在现代的街道上。
街道上,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干净且整齐,没有现代的碎纸屑,杂物箱,更没有现代人才能制造出来的垃圾,食品袋子。
干净的街道两旁,站满了老百姓,还有手执武器的士兵,一个个脸上挂着笑容,热情的和官员打着招呼,热情的欢迎她们这些来自京城的客人。
殷聚兰带着她们一行人,一边向着街道两旁的人群打招呼,一边拉着沈悠悠,说道,“孩子,是不是感觉这里很新奇?和京城比起来,这里更适合人居住?”
沈悠悠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不只是因为外祖母的亲切,更重要的,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让她想起了现代。
就好似现在正在拍摄一个古装剧,等着导演一声咔,她就能回到现实一样。
她一直笑着,听到外祖母的问话,急忙点头,说道,“是的,外祖母,落日城,是我见到的,最新奇的城市,也是最热情的城市。”
前世今生,没见过这样的城市,也没见过这样热情的人们。
她说完,回过头,原本是想要看看楚冥煜是不是还在身后,结果,看到城墙上欢呼的士兵。
她发现,不管是表姐带来的士兵,还是城墙上的士兵,高大魁梧的几乎没有,甚至都偏纤细,尽管穿着铠甲,隐隐约约能看出身材的苗条。
全能弃少 小说
不会这些当兵的,都是女子吧?
她观察周围的官员,正像她猜测的那样,一个个没有喉结,看上去,行走也像是女子。
这里莫不是传说中的女儿国?
她想起现代的时候,有个原始的部落,就是母系氏族。
“孩子,看起来,你和我们落日城,还是有缘分的,那就多住些日子,让煜儿也多待些时日。对了,可以让你的表姐带着你,各处去游玩,要放开了,别把京城的那一套,用在这里。”
她这是放纵她去逛青楼了吗?
她莫不是已经知道了她要和表姐去青楼玩耍了?
“谢谢外祖母,我不会委屈自己的。”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小声嘀咕。
葵花 寶 典
楚冥煜跟在后面,热情的路人,见到楚冥煜的容颜,居然有不要命的上来拉扯,当然是年轻的女子。
若不是旁边有士兵拿着武器隔开,楚冥煜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杀人。
走了一段,就见旁边的店铺中,走出几个膀宽腰圆的女子,手上端着筐子,框子里装满了鲜花,朝着沈悠悠这边撒过来,接着,又有人不断地把鲜花或者是花瓣撒向人群。
“看到没有,孩子,你太受欢迎了。”殷聚兰毫不客气的说道。
她笑吟吟的,完全没有一点官员的架子,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
她没见过婆婆,不知道婆婆和外婆之间有没有差距。
若是婆婆还在,也能像外婆这样,该有多好?
前面不远处,一个高大的建筑,上面写着,《城主府》。
殷聚兰停了下来,说道,“孩子,我们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以后的一段日子,你要和外祖母住在这里,可喜欢这里?”
她点头,这可是楚冥煜的外祖母,她怎么不问楚冥煜的意见,而是对着她一个外人,嘘寒问暖一路。
莫不是这里的人,也对新媳妇另眼相看?
刍狗
她回过头,看向楚冥煜,“王爷,你说呢?你可喜欢这里?”
“悠儿喜欢,本王就喜欢。”楚冥煜不动声色,脸上意味不明。
矫情!
沈悠悠这样想着,笑着说道,“外祖母,王爷一向如此,您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平时清冷也就算了,面前的人是你的外祖母,天知道,你的母妃,人家的女儿不在了,老人家该多难过,这个时候,你这个做外孙的,不是应该紧紧地跟着外祖母,安慰老人家一颗受伤的心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