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和平路蝴蝶棋牌室笔趣-第五章閲讀

和平路蝴蝶棋牌室
小說推薦和平路蝴蝶棋牌室和平路蝴蝶棋牌室
李承运向后用力一仰脑袋,正好砸在陈夫人太阳穴处,只听见“嘭”一声,陈妇人双眼一翻就昏死了过去。
李承运松开抓着赵管家的手,重瞳上下打量着昏死过去的陈夫人,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多大,,,好看的女人,怎么心肠这般狠毒?”
被“鬼上身”的赵管家呆呆站在原地,此刻眼睛里只见眼白,一张嘴说话就有一股黑烟冒出来:“小子,还有续魂香吗?”
李承运站起身,从刚才收回的雪茄里拿出一根点燃,插在画像下方供桌上的香炉里,一缕缕灰色的烟气缠绕在画像周围,赵管家像一台年久失修的旧机器上了黄油一般,僵硬的走了几步。
重生之步步仙路 小說
李承运看着赵管家的动作,摇了摇头说道:“续魂香最多作用一个小时,就是半个时辰时间,就没有必要这么折腾了吧。”
赵管家走到供桌前,抬头看着自己的画像,许久开口说道:“当年国师劝我,说我跟着常将军造下无数杀孽,有损阴德对后人不利,要多做一些善事为子孙积福,如今看来天道好轮回啊。”
李承运深吸一口雪茄说道:“这是你的家事我管不着,我是收了钱来平事的,这盒子里的残魂得带走。”
“就没有什么办法补全吗?”
“有。”
“什么办法?”
“这就是另外的价钱。”
赵管家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眼里只有钱的家伙交流,抬起手指了指墙上的画,“画像你带走吧,郭文通的画还是值不少银子的。”
李承运撇了撇嘴,从供桌上拿起盒子却没有取下画像,“看在祖辈的交情上我提醒一句,借尸还魂这一套现在可不能用了,我是个商人不想扯上官司。”说罢,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李承运的影子照在地上宛如一头盘卧着的猛虎。
赵管家冷哼了一声,从香炉里拿起续魂香吸了一口说道:“老子可是应了城隍的差事,做不出伤害百姓的勾当来。”
李承运点点头,从墙上取下画像将盒子包了起来夹在腋下,对赵管家说道:“等雨停了回庙里去吧,你那座庙说不准都被野狐狸占了,鱼肉百姓祸害,,,”
“闭嘴!”赵管家大声打断了李承运,“老子可没花让你说这个的钱。”
李承运没有搭理他,夹着东西转身就走,大门口早早就候着的保镖见他出来,快步上前将车钥匙递了上去:“李老板,赵哥吩咐过了,车就停在门口。”李承运抬头头看了一眼房顶上趴着的人,也没有多说话上车着火,将盒子放进扶手箱里画像随意丢在后座上,一脚油门驶离别墅。
回到和平路,李承运在路口下了车,怀里抱着画像不紧不慢的朝着棋牌室门口走去。棋牌室门口,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穿着花衬衫大裤衩的巨汉,坐在门口台阶上喝着可乐,一升的可乐在他手里就像是口服液没喝两口就见底了。
李承运见巨汉坐在台阶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朝店里走一边说道:“在中国有句话叫亲兄弟明算账,你在这很影响我的生意。”说着进了店门,坐在柜台后边的老板椅上,将画像和盒子一并扔在脚底下。
巨汉跟着李承运进了店里,看了看周围的麻将椅没有一个适合他的尺寸,索性盘腿坐在麻将桌上,麻将桌不堪重负一阵晃动。李承运面色不善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见巨汉从兜里掏出一枚金戒指扔了过去。李承运接过金戒指放在桌面上,面带笑容地问道:“这次来有什么事?”
巨汉皱着眉头伸手从衣兜里拿出一份全家桶,不紧不慢的撒上椒盐使劲晃了晃,眉头这才松开,“老大的书丢了。”说罢拿起沾着椒盐的汉堡一口吞下。
李承运双脚搭在柜台上,身子靠在老板椅上眯着眼睛说道:“请我帮忙的话按分钟收费,只接受银行转账。”
巨汉的眼神没有离开过手里的全家桶,又从里边拿起鸡块,一边吃一边说道:“就在你划定的区域里。”
李承运愣了一下神色有点不自然,点燃雪茄深吸了一口说道:“转告星辰阁下,我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如果找到了第一时间送还。”
巨汉低头从全家桶里拿出一块鸡腿,放在鼻尖处闭着眼睛闻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盯着李承运,瓮声瓮气地说道:“我闻到了虚伪。”
李承运冷哼了一声,拿起钢锏重重的放在柜台上,“我并不觉得你有资格说三道四,人间的空气和食物对你来说太奢侈了。”
妖神記
巨汉双腿从桌子上放了下来,两只蒲扇般大小的脚踩在地板上,将瓷砖踩出了裂纹,一对小眼睛眯着,从兜里掏出一串不知道什么材料的项链放在麻将桌上,起身说道:“你终究会老去,我们不会。”
李承运抻着脖子看了一眼桌上的项链,虽然看不出材料,但是价格一定让人很满意,面露微笑道:“替我向星辰阁下问好,你可能要挨顿揍才能走。”
巨汉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全家桶连同包装塞进了嘴里一口吞下,灯光下他的影子宛如西方神话故事里来自地狱的恶魔,眼神死死地盯着大门。
大门口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开着双闪,下来一个穿着破旧军大衣的,一脸沧桑的中年男人,操着一口关中腔骂骂咧咧地走进店里,“额就不明白了,这咋是个玩意就往店里引,你这放舍饭开善堂呢!”
穗村老师大概不受欢迎
巨汉眼神死死盯着中年男人,就像遇到了天敌一般浑身紧绷着,中年男人斜眼打量了一遍巨汉,骂道:“看你大做甚!”巨汉不明所以,向李承运投去询问的目光。
李承运装作没看到,吸了一口雪茄并没有搭理他。巨汉见状伸手缓缓从怀里掏出一块手表放在麻将桌上,李承运瞟了一眼,居然是克罗地亚的,清了清喉咙说道:“他说,他是你父亲,你这样看他是不礼貌的。”
爱上美女市长 小说
巨汉一对小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焰一般,对着中年那人说道:“当地人太傲慢了。”
叛逆的噬魂者
中年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根烟,滴了几滴花露水,点燃深吸一口笑嘻嘻看着巨汉说道:“咋,要不出去和你大过两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