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討論-545 逆天劫匪 轟動性的搶劫大案讀書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从老周日用品店离开之后,木头又一路逛了许多家店铺。
逛完了商店,又在一些学校附近转了转,四处看了看,直到接近傍晚时分,这才返回美租界旅馆。
返回旅馆之后,木头立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和笔,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迅速的绘制出简易的地图。
其中有三处地点被他用圆圈标记了出来,那是按照周见仁提供的情报,赵国、钱学忠、陈东三位教授所在的住所。
三位教授之中,赵国教授是学界知名的教育家。
钱学忠、陈东教授则是当地被日军控制的一些大型工厂幕后的科学研究专家。
梟寵毒妃:第一小狂妻
日本人对于三位教授,一直是既用之又防之。
这也是天津方面的地下党同志们最头疼的地方, 想要避免暴露, 成功将这些专家们营救出来绝不容易。
所以总部才派了孔捷这支突击小队。
傍晚时分,队员们一一返回旅社。
孔捷这边也也与约翰相谈甚欢, 继续商讨了后续的各项生意合作事宜之后,返回旅社。
晚饭过后,队员们秘密地聚集在一间屋里,留有战士在长廊里吸着烟作为警戒。
众人坐定,孔捷说道:“先说此次过来的第一要务,木头,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是!”
木头应了一声,回答道:“我这边已经顺利与老周同志碰面,并从老周同志那里得到了咱们此次需要护送的专家以及代表的具体情况和名单。”
说着,木头将具体的情况向孔捷汇报了一遍,然后拿出自己一早绘制好的地图。
“团长,我用圆圈标出来的这三处地方就是赵国,钱学忠还有陈东三位教授目前所住的住宅, 我在附近较远的侦查过,这些住宅都已经被日军卫兵封锁,全天候的监视着。”
叶民道:“团长, 看来此次想要完成护送的任务, 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呀!”
孔捷笑道:“真要是简单的话,旅长也不会找到咱们突击队了。”
思索了片刻,孔捷说道:“此次想要顺利完成任务,90%的重心需要放在提前的筹备和计划上。”
“暗中转移专家教授和华侨代表的行动暂时不急着展开,为了避免专家教授和华侨代表的暴露,我们也不要急着与他们接触。”
“这样,咱们先做准备,务必将所有的提前预备工作做到最为妥当、最为精细的地步。”
“木头,你这边带领小组把三位教授这边给我盯紧了,把日军具体的布防情况摸熟吃透。
三位教授每天什么时候会在住宅里,又在住宅的什么地方?
什么时候是咱们最适合动手救人的时机?
这些通通给我摸得一清二楚,一旦行动,咱们便再也没有退路,各方行动要同时进行,有任何一环出了岔子,咱们可就无法顺利的完成所有的转移任务了。”
“是!”木头应道。
市長筆記 小說
正事说完,孔捷话锋一转,看向叶民:“银行方面具体侦查的怎么样了?”
“团长,咱们多个小组分别出击, 经过大半天的探察, 已经把周围四家较大的日军控股的银行大概侦查了一遍。”
“周边各处街道的地图也已经在绘制中。”
叶民说着,面容露出些苦涩,“银行的情况和团长您猜测的一样,相对于阳泉一带的银行来说,这里的银行的保险柜简直绝了,基本上全是钢铁打造的,我们暗中观察过那些银行人员,想要打开保险柜,又是钥匙又是密码的,别提多麻烦了。”
“不过有一点好处是,由于这里的银行本身的保险系统比较强悍,
驻守的兵力倒是很少。”
“另外,这里的银行资金流动量较大,我们注意到到傍晚时分会有运钞车将钞票运输出去,所以非营业时间咱们贸然出手的话,就算是成功,估计也抢不到多少现金。”
“金库的位置确定了吗?”孔捷问。
“大概确定了两处金库。”叶民道。
孔捷道:“银行里的油水太少,老规矩,先抢金库,好东西都在金库里藏着呢!”
“至于金库里的保险库,我这边想办法弄几台火焰切割机,很容易就能打开。”
“另外咱们人少,只靠人力的话,恐怕带不走多少现金钞票,如果再有黄金白银什么的,就更别提了。”
“得想办法先弄几辆黑车,到时候借助车辆装运现金。”
“行动之前,大家先进行实地练习,除了不真动手抢银行之外,行动时需要开车从哪些街道经过,街道的具体情况如何,这些都要亲身体验,以确保行动时万无一失。”
“具体行动的时候,时间要控制在多少之内,在何处负责阻击,何处负责警戒,撤离路线如何选取,应备的方桉要准备多少套,在什么时候弃车,什么时候对抢到的现金进行转移、隐藏等等等等。”
“这一切完成之后,我要看到一套完整且实用可行的计划。”
叶民应道:“是,请团长放心,突击队保证完成任务!”
“对了,团长,这两处金库的中间坐落的是警察局,按照咱们的人手,同时拿下两处金库恐怕不太可能,我建议还是按照一贯的做法,声东击西。”
孔捷点了点头,道:“我说过,此次的指挥还是由你全权负责。”
“我还是那句话,完美的成功离不开充分的准备。”
“行动前所有能预备到的一切都不要落下。”
“我不管具体的过程如何,我要的结果是,顺利完成对鬼子银行金库现金流的武装夺取,且所有队员都不得暴露,不得有任何成员的伤亡情况出现。”
“是——”叶民应道。
接着孔捷带着队员们,细致的商议具体行动的流程。
一切商议的差不多之后,叶民忽然问了一句:“团长,按照咱们的计划,武装夺取现金流成功之后,还会着手与美租界的一些工厂合作,与那美国老约翰合作,可咱们这边的动静,能瞒得住那美国老吗?”
孔捷笑了声,道:“如果美国老有这份能耐,这种事情他们自己早就干了。”
“咱们担着风险抢了钱,最终送到他们美国老的手上,这种坐着都有钱拿的好处,约翰那家伙绝对不会介意的。”
“不用把美国老想得太高尚,但也不要把这些美国商人想的太龌龊,只要我们不被鬼子抓到把柄,鬼子不拿着枪顶在美国老的头上,进入租界搜查,这些有利益拿的美国老决没有理由出卖我们,甚至还会暗暗地冲着咱们竖起大拇指。”
“巴巴地舔小鬼子屁股的美国老,还是相当少见的。”
“武装夺取银行现金流的行动开始之后,鬼子的视线被转移过来,我们也好从中找到机会,把三位教授营救出来。”
“是!”叶民应道。
……
……
时间继续流逝,接下来的日子,队员们依旧分头行动。
尽可能保证正式行动开始前的万全准备。
此次前往美租界,为了完美的掩饰自己大商人的形象,孔捷也没少下血本,除了从根椐地带来的一批商品之外,还带来了相当分量的现金。
法币和边区票,在这儿肯定是不好使的。
所以孔捷大量准备的是这里可以使用的日票,还有一些银元。
美国老们可以拿去,随时到银行里兑换成他们最喜欢的美元。
目的呢,自然是在武装夺取这里鬼子银行的现金流之前,先和约翰等美国商人做上几笔生意,入股美租界的一些生产工厂。
总不能前面抢完了银行金库,后面才拿出钱来和人家做生意吧?
这不是明摆着的告诉美国老们,咱的钱就是从鬼子的银行、金库里抢的。
时间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五六日。
这天上午,孔捷正和约翰在一家肥皂生产厂参观。
这家肥皂生产厂是约翰投资的厂子之一,约翰是这里占有40%股份的幕后大股东。
基本上可以说就是这家厂子的大老板。
孔捷表示自己也可以入股,另外可以负责在山西地界肥皂的销售。
约翰自然很高兴, 正在和孔捷商谈具体合作的事宜,忽然有个美国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接着就在约翰的耳边滴咕了起来。
约翰的神色随之变得相当精彩。
待两人说过了话,孔捷笑着问道:“约翰,发生了什么趣事了?看你的脸上满是笑容。”
约翰笑道:“大乐子,爆炸性的新闻,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天刚刚亮那会,小日本管控的一家金库遭到劫掠。”
孔捷满脸惊讶道:“还有这事儿呢?后来情况怎么样了?”
约翰道:“后面的更精彩了,据说这伙劫匪人数不多,一个个却是相当厉害,突然突袭了日军管控的西向金库,二十多号日军卫兵被无声无息地杀死,金库的保险柜被切开一个个大口,里边的现金还有黄金白银被人洗劫一空。”
“最后还是这群劫匪留在金库里的炸药爆炸的声响,这才惊动了周边的日军,小日本们这才发现金库被劫。”
永遠 是 你
孔捷的眼睛瞪得圆滚滚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么夸张?在重重把守的日军眼皮子底下把金库抢劫,日军竟然毫无察觉,这日本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约翰笑道:“谁说不是呢?
可说来的确奇怪,小日本控制的银行,守卫力量一向强悍,从来没有出现过银行或者金库被劫的事情。
这伙劫匪不可思议极了。
听说有些报社已经紧赶着把消息报道出来了。
报纸的题目就叫——逆天劫匪,轰动性的抢劫大桉。
徐,我已经安排人去买上两份报纸回来,到时候我们可要好好瞧瞧。”
“好!”孔捷笑道……